电梯阁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

手机号码,快捷登录

查看: 193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一个电梯维保工的酸甜苦辣

[复制链接]

126

主题

139

帖子

104

积分

版主

Rank: 20Rank: 20Rank: 20Rank: 20Rank: 20

UID
5
声望
6
金币
1039
贡献
0
发表于 2020-3-7 18:1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看高清大图,推荐微信注册简单快捷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
国家有规定,一旦电梯故障轿厢里关了人,维修人员必须在半小时内赶到清障放人。

11:17分,41号楼的电梯在7楼修好了,一位中年妇女和一位老伯伯从里面走出来,他们刚刚是买菜回来被关在电梯里的,所幸人无大碍。

看到电梯维保工杨勇群,老伯伯满脸怒气,用上海话指责他们保养电梯是装样子,总是出问题,中年妇女也是随声附和,加上围观的邻居,杨勇群一下感觉又热了两度。

在物业和保安的劝说下,众人最后才给杨勇群师徒让出了通道。

月维保25台电梯,24小时待命
像这样被百姓骂着出门的经历,在杨勇群30年的工作生涯中是近5年才出现的。他说很多小区因为业委会与物业之间的矛盾,都将电梯故障的火发在他们这些维保工身上,因为公司有规定不能与客户争吵,他们只能忍。

国家《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》规定,电梯应当至少每15日进行一次清洁、润滑、调整和检查,上海市电梯维保内容根据规定多达90项。

杨勇群告诉记者,电梯维保是特殊行业,需要他24小时待命,根本不分白天黑夜,一个电话随叫随到。目前他所在的公司电梯保养合同分为季度、半年、全年几种,就他个人而言,平均每个月要维保25台电梯,这90项内容里面有31项是每次必做,做足一次需要2-3个小时。举例说:电梯机房的检查保养就是每次必做,而润滑油则是一年一次检查。

据杨勇群介绍,一台十层楼的电梯,按规定维保需近3小时。但是现在很少有人能按照指定的31项进行维保。他直言,当下很多电梯维保的杂牌公司往往只是敷衍了事,每个工人平均负责五六十台电梯,除去赶路时间,到了现场最多也只能擦擦灰、加加油。记者问他所在公司的名称,老杨笑了笑,说:“这就不提了吧,我想多说点。”

收入4500元,月薪过万至少要奋斗15年
杨勇群的家在南汇,1985年,16岁的他初中毕业,进入上海汇达电梯厂。从学徒工开始做起,一转眼30年过去了。2000年杨勇群带了第一个徒弟,从此他喜欢别人喊他“杨师傅”。

现在他每月平均工资除去保险拿到手4500元,爱人月收入2000元,他们有一个22岁的女儿。杨勇群告诉记者,今天这个高温日,女儿也正在找工作,顾不上给女儿打电话,也不敢问,不知道今晚回家后有没有好消息。

回忆起30年前的电梯厂,杨勇群特别有感情。他记得当学徒时自己的师傅有多严厉,也能想起第一次独立安装完一台电梯后有多自豪。

“我是厂里最快考到上岗证的人,只用了不到3个月。别人都羡慕我,夸我聪明,可谁知道背后我有多吃苦。”杨勇群的语气明显是还有话说,“十年前,我觉得日子好得不得了,安装保养电梯是人家求着我们师傅,好烟好酒递过来,我们干活觉得开心,收入一直在3000元以上。后来慢慢地,日子开始变了,变得动不动就投诉,维保的价格越来越低,活越干越多,顾客要求越来越高。

杨勇群所说的,就是现在电梯行业的普遍现象。

据上海市电梯行业协会办公室主任秦炯介绍,上海目前有20万台电梯,电梯的维保单位在300家左右,持证上岗的维保人员约有5000名。如果按照3个梯队来划分,第一梯队是整机厂家针对自家品牌的售后维保团队,这样的企业有十到二十家左右,维保电梯7-8万台,占市场比重三分之一;第二梯队是大型社会上有资质的维保企业三十家左右,维保电梯也是7-8万台,同样消化了市场的三分之一;而剩下的5-6万台电梯,则被250家中小维保企业瓜分,这就是第三梯队。在目前维保企业准入机制不健全的情况下,鱼目混珠的现象越来越多。

记者问老杨,他所在的公司属于第几梯队,他想了想说:“我们公司多数业务在上海的郊县,应该算第二梯队,因为我们一直比较正规。至少我很正规。”

在我国,激烈的市场竞争中,电梯维保工的工资维持在4000-5000元/月左右,少数资深的维保人员工资在万元左右。杨勇群说:“那些万元以上的维保工优势是懂电脑还掌握了高精尖的技术,但即使再年轻也得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奋斗15年以上。”
到处“压低价格”,常碰“索要小费”
维保行当有句老话:保养需要老实人,维修需要聪明人。

国家规定每台电梯每15天需保养一次,这些“擦擦灰、抹抹油”的工作,需要保养人员敬业、有责任心。相对的,电梯维修状况多变,需要维修人员会随机应变。

近年来,随着房地产开发热潮,住宅电梯的大量产生,一些维保企业通过压低报价来抢占市场,但是也造成服务跟不上的恶性循环。

杨勇群说:“这十几年,我受过不少苦。记得有一次一家物业第一次叫我上门保养,我卖力干想争取签个季度合同,还免费送了对方两次。物业经理挺满意我的活,但是又觉得每月350元的维保费贵。于是我降到300元,可准备签合同的时候,却被一家野鸡公司的山寨维保员抢走了,一打听他报的价格只有每月150元。这个价格简直离谱,谁都知道行业内压低价格只能以修代保,用配件挣钱,可物业还是把我甩了,正规的合同我揣在身上,物业经理连门都不给我开!”

“还有干我们这行,太容易被一些物业经理敲竹杠,说白了就是回扣小费,行情普遍是2%-5%,我的价格已经很低了,再给小费,我还能剩下什么?”

看着老杨落寞的眼神,记者问他,难道就没有什么高兴的事记住的。老杨脖子一扭,说:“当然有,我有好多客户已经跟了我20年了,要不是女儿不愿意,有的差点当亲家!”

"经我手维保的电梯,不许死一个人"
当谈起7月26日发生在湖北荆州的电梯事故时,老杨的声调又高起来,他说:“怎么能不激动,好好一个妈妈就没了,孩子多可怜。我看了七八遍视频,不明白盖板为什么没有固定,这是最基础的常识。”

“不瞒你说,我年轻刚独立揽活时,有天和我一起学徒的师哥在我们电梯厂对面的大楼里做电梯维保,被关在轿厢里,突然电梯上冲顶又急坠下落,他死在了轿厢里。我当时跑到现场看,那画面一辈子都忘不了。我跟自己说,只要是经我手维保的电梯,不许死一个人。这么多年,我做到了。

当记者问起,是否一辈子干维保工,老杨说:“我是不会动了,眼下收入虽低,但已经这样了。这15年,我带出的徒弟最长在这个行业待不过3年,最短的几个月。

这两年大量农民工进城,零基础的跑来干维保,连三个月都坚持不了。考不上上岗证,我是不会让他们独立出门的,即使是学了一年以上的徒弟,也只会处理简单问题。电梯是个垂直的交通工具,用心人能把它保养得跟自家汽车一样,老百姓只要在上下时有安全意识,一切就很平常。”

采访在38度的天结束,老杨又接到电话继续赶他下一个活……

(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杜雨敖 萧君玮/文)

忘掉今天的人将被明天忘掉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电梯人的交流论坛,电梯阁更懂你。 立即登录电梯阁 立即注册

QQ|标签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sitemap|电梯阁 ( 粤ICP备19074012号 )

GMT+8, 2020-12-4 03:30 , Processed in 0.358394 second(s), 43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d On.

Powered by 电梯阁-电梯技术论坛

Copyright © 2020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